《漂流地球》父亲火,又接又励,吴京新道路末了尾,《攀爬者》

英特尔新处理器平台代号即兴身为WhiskeyLake

九年级下册语文书:就续第四年顶持“SEE·99公更加日”华远地产筹款尽和臻108万元

2019年11月14日 13:49

刨去生物本能和个人情感之外,人们衡量一件事情要不要去做,就是看这件事情的价值。如果这件事情做了能有所收获,我们便说这是值得的。反之则是不值得。那么,什么是值得呢?

醉吟 
   
         
   
  天地初开宇宙新 
  不周山倒倾乾坤 
  世间乍毁女娲勤 
  炼石补天频造人 
  读风阅雨多少辈 
  饮毛茹血尸横陈 
  大禹治水留美名 
  武王伐纣为庶民 
  秦皇汉武干戈横 
  日月无光遍地坟 
  龙吟华夏开疆土 
  凤翔九霄为鸟神 
  文人骚客著古训 
  男耕女织创人文 
  苏武牧羊留遗恨 
  文姬归汉琵琶魂 
  若兰织锦抒胸愁 
  屈原投江祭到今 
  零丁洋上向天问 
  渣滓洞里甘献身 
  古往今来多少事 
  鸟飞兔走新旧轮 
  人生莫管身后议 
  百年沧桑地狱吞 
  一壶浊酒一把泪 
  从此悲欢不认真 
  莫笑卑人发狂论 
  只因世上少诚心 
   
   142九年级下册语文书

也许,我是一个有双重性格的人。

目光流转于书屋却怎么也舍不得离开……啊!我看到了!看到了鲁迅先生在黑暗社会发自内心的“呐喊”;看到冰心奶奶在子夜孤独中为无数青年点亮了一盏“小橘灯”;看到了徐志摩在康河边奏响“离别的笙箫”;我看到了风花雪月是民国,看到了新中国的前身……

九年级下册语文书时下,西南地区号称几百年一遇的大旱牵动着亿万人的心。旱灾牵动着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心,中央政府高度重视,紧急下拨4亿救助资金,同时要求有关部门,将抗旱救灾工作放到重中之重的位置。上至国务院、防洪抗旱总指挥部,下至各级防洪抗范文网旱指挥部,中央和各地方气象部门及各级农业、水利专家、武警官兵等和受灾群众都纷纷地行动起来,为夺取抗旱救灾的胜利积极行动着。在各级部门和群众的努力下,受灾大部地区的旱情得到初步缓解,但随着旱情的持续,丝毫不能够懈怠,直到旱灾的结束! 
  从中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水利的问题。水利隐忧,的确,想一想,中国南方地区降雨量大、气候湿润,群众"靠天吃饭"意识根深蒂固,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他们从中忽略了一点,就是人们对水资源的高效利用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有些群课件下载众祖祖辈辈就居住靠近水源的地方,洗衣做饭种菜的水取之即来,他们对水资源的节约意识可能就并没有那么强烈了。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对抗干旱天气的防御工作,也就是缺少必要的水利设施。没错,因为缺乏必要的水利设施,有些地方的雨水蓄不住,地下水用不上,大量的水资源年复一年地白白流淌。原因就不用多说了,主要是因为投入不足,水利设施很缺乏、老化、损坏严重,小山塘、小水库年久失修,在干旱面前无法发挥作用等等。所以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兴修水利,加强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就变得刻不容缓了。 
  西南旱灾高中生作文:由西南旱灾想到的 
  节约用水,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节水,不应该是旱灾当前才被触及心灵、不得不提的话题,而应成为长期持之以恒的习惯。不少人都提出了各种节约用水的小窍门,方法固然是重要的,但更关键的是意识。否则,再详尽的妙招也会在日复一日、习以为常的生活中逐渐被淹没。水,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节约用水,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做到范文网的。我们应当要时刻在心中牢牢树立节约用水的意识,把节约当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从自己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珍惜我们可贵的水资源。 
  最后,为遭受旱灾的人民祈福!希望旱灾早日结束!

九年级下册语文书:道德惠牙科铅玻璃不清雅察窗施厂儿子家

——题记 
 
  阿婆是我家东边的邻居。 
  1982年10月10日,外面的世界还很热闹时,细胳膊细腿的我降生在一方草席上。阿婆早已经谙熟了这些程序,她早迈着小脚把热水、剪刀、褥子、小衣服准备妥当,放在接生婆的手够得着的地方。 
  我出生时,父亲不在我的身旁。他跟一个电影放映队去了西部的大山发挥余热,有时候也给妈妈邮来封信。那时候,我没有心事,像只蚂蚁一样被捆绑在褥子里。 
  母亲独自支撑着一个家。她开了一间小饼屋。小饼圆圆的,有花生、玉米等几种馅。饼是镇上人民爱吃的面食。母亲的小饼做得金黄流光,酥脆娇嫩,每天都有很多新老顾客光顾。我躺在姐姐曾躺过的竹床里听母亲招呼客人。 
  姐姐是阿婆的外孙女,也是她唯一的亲人。阿婆家里除了一个古香木的香案,几乎没有什么家具,一只大长凳都是我们家给的。妈妈是那种不看重东西的人,很多时候我们家里都多两口人吃饭。阿婆和姐姐在我们家比在自己家里的时间还要多。妈妈说,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 
  父亲不在家,妈妈又忙店里的生意,我基本是阿婆养大的。妈妈与阿婆忙各自的,总是那么默契。虽然是邻居,可妈妈从不提及什么说法,也不顾及别人的闲话。阿婆很清楚妈妈的为人。她从不给妈妈说自己的苦。除了养些花,每天都把我和姐姐照顾地好好的。她好像就是在为我和姐姐这两个孩子而活。 
  阿婆就在我家小饼店后面的偏房子里哄我和姐姐。我在竹床里听阿婆拧着调唱的儿歌: 
  板凳板凳摞摞,里头坐个大哥,大哥出来买菜,里头坐个奶奶,奶奶出来烧香,里头坐个花娘,花娘出来磕头,里头坐个小猴,小猴出来蹦蹦,里头作个豆虫,豆虫出来爬爬,里头作个河蚂(青蛙),河蚂出来咯呱咯呱呱呱呱…… 
  姐姐先学会了这首儿歌,等我学会说时老把豆虫放小猴前面,姐姐就骄傲地说笨蛋,错了,错了,然后就摆出手指一二三教我,也不知道多少次我才记住它们的顺序。阿婆看见我们这样就显出很知足的样子。 
  阿婆有时候就问妈妈:麦子他们什么时候长大啊。 
  妈妈说,快了,不想就快了! 
  一转眼我就会叫妈妈姐姐阿婆了。姐姐叫京玉,但我从不叫她的名字,都叫姐姐,她听了就是笑。姐姐是不知道何为伤心的小女孩。我会走路的时候,就知道京玉是处处让着我的姐姐。我记事的时候,就知道阿婆在我家喂猪又喂鸭,一年忙了大半年。姐姐常戴上阿婆掐下的花问我漂亮不。我说漂亮,她就笑得不知道哪里是北了。然后我们就在阿婆的花棚下疯追疯跑。常常把阿婆的花架弄断了支架。阿婆见了放下鸭食,沙着嗓子对着我俩就是喊不出声,我和姐姐就在远处看她着急的样子笑。晚上吃饭时阿婆也不向妈妈告状。现在想来真是罪过。 
  阿婆很爱惜花。阿婆的花棚是个走廊式的花棚,她总是自己提着长嘴的水壶从压井里取水浇花,手挽着小巧的铁铲翻土。她从不要求我和姐姐给她递一根木辊或者细绳,全部的捆绑系拉剪也都是她自己承担,像在精心照顾一个孩子的吃喝拉撒睡。花棚上有很多种花,种子也有很多种颜色。每年秋季她都把不同的种子从花叶里花泥里草丛里一粒一粒捏出来,用不同颜色的塑料袋子装起来。每年都会看到阿婆的香案上一包一包整齐排列的花种子。阿婆家的空地里长疯了草,夏天一到就有很多的虫子。春天阿婆把一包包颜色各异的种子撒到草丛里,把一群雏鸭也放养在里面。初夏种子就抽出绿莹莹的枝叶,缠在横七竖八的木架子上,藤下便栖息了一群吃饱虫子的鸭子。草黄初雪的时候,我和姐姐已经可以满地的找鸭蛋了。 
  父亲很会持家。有空从放映队回来时,父亲就先把阿婆家的窗子门框修理一遍,然后再办其他的事情。父亲木工的手艺是全镇闻名的,所以阿婆不用担心门窗的毁坏而遭盗窃。 
  那年春天,父亲做了几个凳子,我和姐姐不知道在凳子上骑了多少次马。父亲又特意连锯带刻完成了两匹一模一样的木马。姐姐没有让父亲失望,总是最大限度的骑上它。我们太需要玩具了。 
  下雨的时候,阿婆总是第一个把木马搬到房子的厦檐下。隔着窗子,阿婆欣喜地看着我和姐姐骑马过家家。每次吵孩子架的时候,姐姐常被我欺负得要哭,虽然比我大两岁。她没有什么话,眼泪总是很安静地流到嘴唇,滴到地上。可在我长到六岁开始,我就成了她的小保镖。谁家的孩子打他,我会在第一时间出现,把对方打得鼻子不开花,眼睛也得哭出两道沟。姐姐每次见我跑来救驾时都会捂住双眼,我不看也知道她在笑呢。村外有很多的蓝浣花,每次在外面疯完了,回家来都会给阿婆掐上一把。阿婆先接来闻闻,就拾掇瓶子,汲了新水,把枯的换下来。再对妈妈说南方的蓝浣花如何与北方的不同,从土质讲到气候,然后就是一翻夸奖蓝浣花的说辞。 
  阿婆是南方人,先前的家境是很不错的,但自从丈夫得病,家里东西一件件地被阿婆换成了中药。到丈夫死,再也没有经济来源了。姐姐出生时,阿公已经去世五年了。姐姐一岁多时,阿婆的女婿得了肺病而死,又传染给了阿婆的女儿。阿婆急了,决定把姐姐抱这边来,还对女儿吼叫着以后别回娘家了,这里孩子多(我刚出生一个月),别传染给人家。就这样,阿婆把姐姐抱来就先放到我家睡了一天,说让喜气冲冲,然后就把姐姐抱回自家祖上留下的瓦房。阿婆为了姐姐不受传染,一直都没有见女儿,直到女儿死了埋了,才领来三岁多的姐姐在坟头磕了一堆头,哭了一整天。以后,阿婆的声带坏了声音沙哑了,她常在梦里哭。我想阿婆的眼泪是海可以一斗一斗的来量。 
  妈妈说阿婆养我和姐姐不容易。妈妈说得很轻松,像在对邻居而不是儿子。妈妈仍坚持开店卖小饼挣钱。没有父亲的日子,母亲是经济来源,阿婆是精神来源。  
  妈妈每天都给阿婆送几个馅饼。二十几年了,已经成了习惯。 
  我七岁生日那天,妈妈还没有准备什么东西,阿婆已经从家里抱来了一堆熟鸡蛋。有七个涂了大红颜色,三个没有涂。阿婆让姐姐吃没有涂颜色的鸡蛋,让我吃红鸡蛋,按照传统的说法是让我借助它滚运,也就是使我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好生活好运气好。后来运气好不好已无从知晓了,但那喜庆又温暖的大红鸡蛋却久远地驻留在了我心里。小时候,鸡蛋并不是什么奢侈品,妈妈还给阿婆十几个鸡蛋,可阿婆每次都煮熟了拿到我家大院里给我吃。她又还了回来。 
  我上五年级时,有一天,姐姐被自己的爷爷接走了。姐姐不在阿婆身边了。姐姐走时,我不在她的身旁。放学回家我就哭了。把书仍了一地。妈妈怎么哄都是哭。阿婆看见了,也跟着一起哭。看见阿婆哭成了泪人,身体一颤一颤的,我吓得不敢哭了。但没有了姐姐,我依然很难过。 
  我原以为姐姐只是阿婆的依托。她高兴,阿婆就高兴;
可事实却是姐姐也是我的依托。没有了姐姐,就没有了呵护;
没有了呵护,我就学乖了,安静了。 
  阿婆依然在我家喂猪喂鸭。我却不再弄伤花架。有时候看着花架也黯然伤神。 
  好多晚上,妈妈给我讲阿婆以前的故事,我断断续续知道了阿婆很久以前就很爱养花。由于忙着生活,忙着活,现在差不多都给戒掉了。 
  四十多年前,一个春天,新婚的阿公赶着马车,带着阿婆由南方向北去流浪他乡,不知一路穿越了多少荒凉贫瘠的原野。半途那干旱的土地竟然没有一株花。花的世界被颓废的草占据了;
那些草简直遗忘了还有花的存在。  
  阿公在荒原上笞马奔驰。阿婆似乎在找寻荒原上的一株花。  
  阿公不会心疼任何一朵花超过阿婆。阿婆就看着阿公的后背依附在马车上。阿婆身后枣红色的柜子里装着四件衣服:一件红色单衣,一件浅紫色夹袄,一件粉色外套,最后是一条靛青色带有明亮碎花的长裤,粗布的,但很贵重。粉色外套的下面是一个小包裹,它才属于阿公:烟叶和茶叶。 
  赶车的阿公没有回头看阿婆。他早已厌恶家乡不久前逼他们去流浪的洪水,其实更心疼庄稼地里要结籽的禾苗和倒塌在水里面的间间村舍,以及漂流而走的长椅和短凳。雨一直不停,连下数天。就这样河岸上游的水在阿公门口泛滥。他很害羞地对阿婆说自己没有把家养好,没有让自己的女人过上好生活。阿公把洪水的罪过归于自己。阿公是世界上最倔强的人。阿公不愿意生活在原地了,他要带着俊美的阿婆迁徙到别处。 
  我们镇是他们经过的一站。镇上几十栋破旧的草房一侧躺着一条懒懒的土路。阿公的马车一过,土路上冒起一溜细纱样的白烟。 
  忽然,阿婆发现了什么,赶紧跳下车去。 
  阿公回头时,她已跑到了野地里一株蓝浣花旁:“快来看哪,这有朵蓝浣花,跟落在家里的一样!!”  
  听从了阿婆的话,阿公把车上的东西搬进了村子。阿公一点也不惊讶阿婆为什么选择这个破旧的村庄落足,在他心里早已镌刻下阿婆看见一朵花欣喜的神情:花是阿婆的至爱。阿婆却是阿公的至爱。 
  村子里人们伸手相助。阿婆与阿公把家安在了祖父的场地上,祖父把地价对这个外乡人打了五折。那是祖父留给几岁的父亲将来娶亲盖新房用的场地。就这样场地一分为二。阿公等待着父亲的婚事。然而没有等到父亲娶进母亲,阿公就去了另一个天堂等待阿婆。 
  阿婆从没有厌恶生活。安顿下来两年的时间她在院子的角落里养了好多花,院子上空一片香气,像把他们被大水覆过的南方的庭院搬到了我们镇上。女儿出生时,感激的阿婆每家送去几盆蓝浣花。父亲与母亲定亲时,阿婆已经把家里变成了花园。 
  后来阿公死了。阿婆院子里全部的花也枯萎了。 
  后来阿婆的女儿死了。我家院子里全部的花也枯萎了。 
  再后来,我降临在高地的瓦屋里。阿婆开始哄我和姐姐。忙着喂家禽。又拾起了养花。 
  现在,七十多岁的阿婆的眼睛老被风吹得流泪。当年的姐姐京玉早已嫁人。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我去北方求学时,姐姐把阿婆从我家接走了。临走时,父亲请人给我们拍了全家福。镜头里的阿婆很高兴,怀里搂的是姐姐的三岁的儿子,身边坐的是她唱儿歌带大的我。阿婆上车时没有哭,只是让人把十一盆蓝浣花移到了妈妈那里。 
  七十多岁的阿婆,身板很好,在姐姐家依然养了几盆蓝浣花。 
  其实,那是成分最低最土最平凡的一种花,微苦的果实,细长的叶茎,小巧紫色的花瓣,却很香。就像阿婆的一生。 
  阿婆的生活里充满辛苦,以致阿婆的幸福如此稀有而匆匆,短暂地禁不起回忆。 
  阿婆有时候回到妈妈那里,就止不住的问:麦子什么时候回来啊! 
  妈妈对我说时,我很难过。渺小的我有什么资格使一个近八十的老婆婆惦记呢,仅仅因为是阿婆宽大而柔情的爱托起了我成长的岁月? 
  苦难的经历护佑阿婆幸福长寿。我只能这样祝福阿婆。 
 
 
九年级下册语文书

请每一位属于国家的人,在繁忙的个人事务之余,抽出一点时间,看看我们的祖国怎么样了,看看我们的祖国面临着什么样的国际局面。这值得,因为无国,便无家;无家,便无人。

父亲就这样一路紧跟在我身后,也伴随了一路不间断的快门声。在我不经意的一瞬间,在我靠着小树休息时,在我俯身轻轻抚摸小草时,才注意到一直乐此不疲地拍照的父亲,只见他双膝微微弯曲着,左手托着镜头,右手食指轻轻搭在快门键处,时而嘴角上翘,时而紧紧抿着,帽子倒着戴在头顶,总像是一副职业摄影师的样子。

九年级下册语文书

暮霭落尽,你是我跌倒时的鼓励——‘苦心人,天不负,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黑夜升满,你是我低迷时的教诲——“有志者,事竟成,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于长路中披荆斩棘的我,每每读此,便觉有泪可落也非悲凉,足踏芒刺也未感痛苦。周身盈满你的温暖,仿若冬作文http://www.zuowen8.com日之阳,暖人而不焦灼。

九年级下册语文书:漯河市人父亲日委会原党结合员、秘书长姚云华被“副开”

就在小可坐在桌子上醒觉的时候,小樱已经三步并做两步地冲下楼梯,接着跑过走廊和餐厅。桃矢已经坐里面吃早饭了,小樱经过的时候他头都没抬。 
  “怪物你下楼没摔着啊?”桃矢用他惯用的口气讽刺着小樱。 
  “我不是怪物!!!”小樱停在餐厅门口,气愤地举起拳头。 
  “你还是快点吧!”桃矢毫不在意小樱拳头上暴起的青筋,“雪兔还在门口等你呐。” 
  “哼!”小樱暂时不想理她哥哥,就接着跑向门口开门。 
  “对不起!”小樱刚开门就道歉,“让你等久了!” 
  “没关系,小樱。”雪兔笑着走进来。他手上拿了两个盒子。 
  “我来拿。。。”小樱急急地接过其中一个盒子。 
  “谢谢。”听了雪兔这句话,小樱的脸马上红了。“小心,很重的。” 
  “早啊,雪兔!”桃矢的声音从餐厅里穿了出来,“你起的真早啊。” 
  “你早,桃矢。”雪兔跟着小樱走进餐厅,并把另一个更大的盒子放在桌子上,“最近我精神很好,早上很早就醒了。” 
  “是这样。”桃矢笑了一下,接着转向因沉重箱子而摇摇晃晃的小樱,“要帮忙吗,怪物?” 
  “才不要你帮!”小樱边喊着,边把那个小一点的盒子放在桌上。 
  “哦,雪兔你来了啊。”藤隆从厨房里走出来,“多谢来这里帮忙。” 
  “伯父您不要客气,”雪兔回答,“是我总来您家打扰您的。” 
  “那里。”藤隆笑着说“要我帮你准备一份早饭吗?” 
  “不用了,我自己带早饭了。” 
  从厨房里又走出一个人,从浅青色的皮肤就能看出她并不是人类。她手中拿着一份早餐,身上穿着和藤隆身上一样的围裙,长发上的绿色丝带随着她的走动轻轻舞动着。 
  雪兔最早注意到她的出现。 
  “早安,小镜。” 
  “噢?”镜牌刚才专注于饭菜,并没有注意到又客人来。 
  “早安,雪兔。”从镜牌的回答中,不难听出她有些紧张。毕竟雪兔的另一面就是所有樱牌们都很敬畏的审判者月。 
  “谢谢你,小镜。”藤隆接过早餐,“你是否能帮忙把小可的早餐也拿来呢?” 
  “是。”镜牌微笑着回答,转身回到厨房。 
  “小樱,这是你的早餐。”小樱从父亲手中接过盘子,“雪兔你也坐下吃吧。” 
  “这是我给大家带的点心,”雪兔指着那个小盒子说,“最好放进冰箱里。” 
  “真是麻烦你了。”藤隆拿起盒子。 
  “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点心啊?”桃矢看着父亲分别把点心小盒放入冰箱。 
  “我猜小可一定会吃很多的。” 
  这是镜牌端着一大盘食物出现在厨房门口,小樱赶紧上前帮忙。 
  “谢谢,主人。”镜牌道谢。 
  “叫我小樱就好啦!”小樱和镜牌和力把那份超大的早餐放在餐桌上,“我说过的,我们是朋友嘛。” 
  “是,知道了,小樱!”镜牌开心的笑了。  
  (未完)九年级下册语文书

雨,并不算大。滴在身上,有种奇妙的感觉:阳光的温暖和雨丝的微凉,毫无矛盾的融合。太阳雨,微笑的眼泪。我们的毕业就作文http://www.zuowen8.com是这场太阳雨,温暖的是共拥有的美好回忆,微凉的是不愿面对的分离。但这一切都会随着这场雨的结束而渐行渐远,我们要做的,就是微笑向前走。

九年级下册语文书:茂名市愉园小学建成正式参加用

我走进书屋,那是宁静古朴的棕红色书架,亦是淡泊致远的棕红色,贯穿古今,穿梭流年;那是一排排惹人驻足的书,像一个个跃动的音符,五彩斑斓,韵律飞舞,奏响了整个世界的狂欢,调动了整个世纪的酝酿;那是一间不大的书屋,四四方方,规整有致,却凝结了历史的心血,成为我的一方乐土。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2018年度国度迷信技术奖品颁布匹石募化范畴效实厚墩墩,倡议文皓养犬社区展开入户登工干,上海闵行医疗器具暖和流动道_型号完整顿的莫斯暖和流动道品牌体系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